Target:
Hong Kong Citizens
Region:
Hong Kong

還生者公道,讓死者安息 ──中大性騷擾事件聯署聲明


近月媒體接連揭發中大校園性騷擾事件,先有中大前秘書長梁少光疑涉性騷擾,復有教育學院講座教授盧乃桂疑涉性騷擾,我們深感震驚及憤怒。原因不僅在於捲入性騷擾案諸君均為校方高層或資深教授,更在於事件反映處理性騷擾的校方管理層,完全缺乏應有的性別意識,不單沒有向投訴人提供足夠支援,甚至在處理過程中對事主造成二度傷害。目前兩次性騷擾事件仍存有不少疑點,亟待進一步調查,但從媒體報導及死因研訊庭可知,我們已發現中大連番失誤,清楚顯示中大防止性騷擾制度存在嚴重問題。

言論充斥性騷擾迷思

在黃燕雲事件中,當死者親屬知悉黃疑被性騷擾後,曾明確要求校長沈祖堯調查事件,沈祖堯查問梁少光後竟向死者親屬指,黃與梁「關係密切」,不便調查。黃燕雲生前已明確表示無法接受梁少光的行為,沈祖堯清楚此事,卻強指二人關係密切不便調查,是無異於以不相干甚至虛構的理由抹除調查性騷擾的正當性。其後在盧乃桂事件中,當中大防止性騷擾委員會裁定盧乃桂性騷擾成立後,沈祖堯竟又向投訴人表示「盧作風洋化才有此舉動」,以文化差異為盧開脫。沈祖堯一再以性騷擾迷思淡化事件,可見絕非一時失言,而是對性騷擾問題充滿偏見。

除此以外,中大防止性騷擾委員會前主席馬麗莊的言論也備受關注。在黃燕雲事件中,事主好友曾作供稱,當黃燕雲向馬麗莊表示自己在戲院被梁少光非禮時,馬竟向黃燕雲暗示戲院是公眾地方,但黃燕雲沒即時離開,也無明顯反抗,未必有足夠證據證明性騷擾。性侵犯罪行往往缺乏第三者目擊,事主因種種原因當場未有反抗也非罕見之事,兩者皆非性侵犯罪行是否成立的必要條件。若黃燕雲好友作供屬實,馬麗莊將被侵犯的責任歸諸黃未有明顯反抗,又以性騷擾迷思打消黃的追究意欲,絕對是嚴重過失,在事件中須負上極大責任。

處理求助不當

其次,校方處理黃燕雲的求助時,也出現極多問題,顯示中大高層完全缺乏處理性騷擾個案的認識。例如,黃燕雲在戲院事件後相當自責,認為被性騷擾是因為自己「冇用」;當被問及是否願意投訴時,更曾表示擔心中大偏袒梁少光。為何死者會有這種想法?為何馬麗莊不向黃燕雲保証防止性騷擾委員會調查的獨立性?
又如,當副校長楊綱凱接獲死者投訴時,曾向死者建議正式書面投訴。但當死者表示不欲正式書面投訴時,楊綱凱卻選擇了一個現行政策上沒有任何根據的方法處理:合寫一份秘密紀錄放在人事處存檔。其實,即使投訴人不欲書面投訴,根據現行中大防止性騷擾政策,委員會也可作非正式調查,嘗試以調停方式解決爭端。楊綱凱沒向黃燕雲建議作非正式調查,反而選擇了設立秘密檔案,幫助不到黃燕雲問題,也對梁少光並不公平。而前任校長劉遵義及現任校長沈祖堯得悉事件及秘密檔案,卻對楊的處理手法不置一詞,顯然也須與楊綱凱負上同樣責任。

對投訴人極不友善

在盧乃桂事件中,投訴人曾向防止性騷擾委員會要求,將她或盧乃桂其中一人調職,但委員會竟叫她自行向上司提出;當時上司則回覆說只准她放病假,其間盧卻一直如常工作。後來,事主發電郵向校長沈祖堯求助,沈也在兩個月後方同意將她調走。此外,投訴人曾表示受性騷擾事件影響,恐懼再踏足中大,但校方竟堅持她要回校接受調查及與校長會面。調查期間,她和陪同出席的友人又先後被阻止筆錄,中大更拒絕她安排律師陪同。
上述種種,反映校方不只未有主動支援性騷擾投訴人,甚至對投訴人的合理要求也消極應對,一拖再拖。處理性騷擾投訴時,更對投訴人極不友善,甚至阻礙事主在調查過程中尋求外界支援。

拒絕調查選擇私了

當黃燕雲親屬要求校長沈祖堯調查事件後,沈祖堯為此查問梁少光,梁否認性騷擾,但最後卻在沈祖堯施壓下提早離職。然後,又向死者親屬指,黃與梁「關係密切」,不便調查。沈祖堯拒絕正式調查事件,反而一面向梁少光施壓,一面以性騷擾迷思合理化不作調查的做法,私下了結掩埋醜聞。此舉置死者親屬要求於不顧,視防止性騷擾機制如無物,梁少光本人也失去抗辯機會。沈祖堯無視公正調查的重要性,乾綱獨斷,作風威權,必須為此公開道歉!

總括而言,兩位事主屢次向校方不同人士求助或尋求支援,校方卻未有給予適當回應,多次錯過阻止慘劇發生或令事主倍添困擾。事件反映中大校方處理性騷擾事件存在各種問題,涉事的校方高層不單缺乏處理性騷擾個案經驗,也缺乏性別意識,甚至試圖以各種方式淡化事件。令人深感嘆息和諷刺的是,死者黃燕雲本身便曾擔任中大防止性騷擾委員會秘書五年之久,但最後她本人也不相信委員會的獨立性,覺得中大會偏袒梁少光。中大防止性騷擾委員會能否真正支援性騷擾受害者,從此可知一二。

更令人憂慮的是,目前媒體報導的兩宗事件,可能只是冰山一角。在校方淡化醜聞及消極應對投訴的態度下,究竟一直以來有多少性騷擾投訴人被冷待,或甚至乾脆放棄投訴?逝者已矣,來者可追。為了還生者公道,讓死者安息,此事必須得到公正處理。我們理解有人可能會因為擔心校譽有損而希望低調處理,但相對於虛妄的校譽,我們更擔心的是,類似事件一次又一次發生,校園性騷擾無日無之,師生職工被逼長年在性敵意的環境中工作和學習。故此,我們嚴正要求校方:
一、校方高層為不當言行正式道歉。
二、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,並加入學生代表、工會代表、處理性騷擾經驗豐富的團體代表,徹查事件中各種疑點及人為過失,並建議改善方法。
三、檢討及改善中大防止性騷擾政策及其執行情況,包括設立一站式服務、加入包括校方高層的內部培訓、賦予中大防止性騷擾委員會主動調查的職權。

發起團體:中大性別平等關注組

聯署團體:
中大學生會
中大學生報

Sign this petition

[?]
Verify (check then click Sign) [?]

GoPetition respects your privacy.